曾經過問yy一枚問題

 

倘若我們活得夠久 臨了齒牙動搖 的老朽狀態

 

他的愛 是否依舊? 或已昇華成一種親倩似的慣然?

 

yy總說 愛應該是愈加香醇的水酒

 

不過他可能不知道 殷商時期挖出的酒 已成青草水般地無味 哈

 

一直以來 我後腦的白髮 只會多不曾少過

 

而我又發現 yy的前額髮絲 白閃閃的亮髮也增多了

 

不曉得由那聽來?

 

說....前髮白是動腦甚多 後髮白是操煩過多!!

 

承認自己的操煩事項多如牛毛

 

然樂觀的個性 又令我常沉溺在放大的快樂!

 

基本上我的人生是樂多於苦的!

 

但yy會用腦過量嗎?

 

結果他回答:.....什麼?? 修飛機算用腦嗎? 想式子也算嗎?

 

原來他從不以為自己達到用腦過量的程度

 

so 結論就是 年紀大啦!! 哈哈

 

這是第2次 yy替我拔白頭髮!!

 

在澎湖的日子

 

不是往海邊發呆 就開著車無目的地漫遊 或找新餐廳吃食

 

窩在他的小小房間中

 

通常我的視訊開著與丫布及 丫及及親來親去

 

他躺在床上睡大覺 等丫布及 姨丈姨丈把他叫醒

 

上週我請他替我拔白頭髮......

 

他以研究式子的精神 細心的拔啊拔

 

我無聊的一根一根數 竟然也有179根!

 

數字好像十分龐大 但只一小小小束的髮量!!

 

yy說...好啦! 保證你找不到一根白毛了 我拔得夠細心了

 

在他拔一根 我數一根的時間裡

 

感受到一種唯一的專心感受

 

在這時間裡

 

他只專注找白頭髮

 

我則享受拔髮的輕微剌痛與他的溫柔

 

雖然不到一個小時 浪漫的質已足夠!

 

但我的這根木頭 還不懂...這比他送我什麼禮物還要值得呢

    全站熱搜

    hu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