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中旬只消風不狂,天氣就與夏天沒兩樣的曬曬曬。週休的例行公事,出門溜小孩......2老總為此傷神,難怪我白髮愈長愈茂密。



yy沒目的開車亂逛,我們隨性地停於前寮/福伯工作坊前。



民宿外yy由後車廂拿出2支羽球拍,與小荹亂揮著玩。



太陽炙烈下好大一顆,我實在不願意晾在戶外曬人乾。



但你們看這倆父女玩起來辣,這一玩半小時跑不掉,我苦!!



曬死了,還坐在搖椅上假裝很舒服?一點點風也無好嗎@@。



明明就好熱好熱好熱,我的斑迫不及待,跑出來嚇人辣。



旁邊的民宿是福伯兒子經營的,福伯是退休公職,現下正是閒暇享樂的銀髮快樂生活呢。



偶遇的福伯非常熱情,友善地邀請我們進入他家的客廳,介詔他的創作與收藏,古早味的東西不少喔。


多童年時期的童玩與日用品,根本是縮小版的草屯寶島時代村嘛。



可惜午餐時間將至,無法參觀他3樓收藏~待後會有期嘍。



午餐在胖達遇南聊花花一家,重新裝璜的胖達,環境變舒適,當然價目表也提升。然而為何沒有八卦雜誌?(摔筆),吼~~~~~~~我承認沒氣質。





    全站熱搜

    hu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